2013年邵逸夫数学奖得主:数学能让世界变得更美好


数学能让世界变得更美好

编者按:这是一位数学界的传奇。作为统计学家,他的论文引用率是世界上科学领域最高的了,超过很多实验科学家。简单看看Google Scholar,1995年的De-noising by soft-thresholding有7918个引用,2006年的Compressed sensing有8047个,1994年的Ideal spatial adaptation by wavelet shrinkage有6778个。他和自己的学生Emmanuel Candes 以及陶哲轩发展起来的压缩感知,是信号采集的重大突破。他还培养了很多优秀的学生,包括范剑青和Emmanuel Candes。 据说他有段时间钱不够花,做了点生意,颇为成功,拥有私人飞机之类的行头。

【本报讯】记者毛依文报道:“最让我感到惊喜的是,当你告诉人们数学对世界做出了巨大贡献时,他们表现出超乎我想像的兴趣。”第十届邵逸夫数学科学奖获得者大卫.多诺霍(DavidLDonoho)说。现年56岁的他表示,自己年轻时没什么朋友,“研究数学常常使人觉得孤单,基本没人在意你在做什么。”

新浪微博上流传一则调侃数学的帖子:语文增长文学知识,英语让你能与外国人交流,地理使你不至于迷路,可是数学有什么用?你用函数买菜吗?你去黄鹤楼还计算长江里的船距离你多远吗?你看到一排电话号码要想想它们之间有没有通项公式吗?

人们调侃数学无用

调侃虽极端,却反映出人们对数学科学的感受─它离我们的生活很遥远。但多诺霍却表示,数学科学“能让世界变得更美好”。他说,虽然做数学研究很枯燥、寂寞,但长远来看,人们终将理解其奥秘,关心他所做的研究。

多诺霍对数学的喜爱在年轻时即表现出来。他回忆,在校期间,自己数学成绩一直很好,但是个“古怪的年轻人”,朋友很少,只喜欢看书。数学对年轻的他来说极具吸引力,“不间断的头脑风暴,让大脑持续运作,一次次挑战你的思维。”

“它真的非常美丽!感觉能看见人类创造出的所有数学知识会聚在身边。”多诺霍说:“当你了解越来越深入,就感觉在享受某种特权,通过它能见证这所有人类智慧的结晶。”他回忆称,17岁的一次暑期工经歷,让他对数学的热情和认识更进一步。

多诺霍说,由于那时电脑很稀有,身为大学物理教授的父亲让他学习电脑,以便能在暑期找到一份好工作,“年轻人暑期很难找到好工作,在那之前,我总是做些搬运、送报的工作,非常无趣。”于是,他开始学习电脑程序及数据分析。

工作像做福尔摩斯

之后,多诺霍得到一个在大学统计系工作的机会,“这份工作让我陶醉”。在17岁的他看来,自己如同侦探夏洛克.福尔摩斯般:“数据问题就像一个未解之谜,你需要找寻规律,侦查出关键信号……我当时只有17岁,却在做跟福尔摩斯一样的工作,只不过是跟数字有关。”

多诺霍将那次工作机会形容为一个“令人激动的礼物”。他说,从那之后,自己清晰认识到世界需要“数学夏洛克”,需要对电脑、数据都在行的人。在他看来,对统计和数据分析人才的需求在不断上升,今天亦然。

多诺霍对数学研究工作充满热爱,他甚至跟记者开玩笑说:“我有太多工作,太少时间,得知获奖后,我有点担心到香港领奖,并要接受你们的访问,会耽误我的工作时间。”香港科技大学数学系教授荆炳义表示,多诺霍在现代数学理论、方法及应用方面都作出了杰出贡献,尤其在“压缩感知”方向的研究,已应用到医学成像、石油勘探、物理化学、天文学等众多领域。

来源:大公网


作  者: 大公网


0.197411s